您的位置: 伊春资讯网 > 历史

江南石榴紅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20:49

  故事缘起的地方,是一个叫做石榴堰的村落这里家家户户种植石榴,当桃花妖妖,杏花凋落,各种树木生长出巨大的伞盖,有一种树木却在这暮春的时候生机盎然的开起花来,在五月的骄阳下,那深红色的石榴花,芊弱馨香,单薄的独瓣花蕊陆离飘忽,丰腴的多瓣花朵典雅华丽,满园的石榴花层层叠叠,密密匝匝,挨挨挤挤,那一树一树的嫣红,在嫩绿的枝叶的掩衬下,在山峦,梯田,清泉,一片秀水山庄里,分外的沁人心脾,心旷神怡

  身居“榴雅居”的石少爷每天总是早早的醒来,他一人独居已经很多年了,每天早上,家里的佣人会准时的把洗簌水给端进来,石纯少爷总是对着镜子把头发梳的纹丝不乱,他一丝不苟的抹着一种叫做“溜溜的它”的发乳这一天,他从透亮的镜子里忽然发现一个影影影绰绰的身影,如此凹凸有致清新迷人的玲珑身姿,一下子让他心思恍惚起来石少爷用力的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刚三十几岁的年纪,看上去他显得有些迷惘,但他怔了一下,看到了佣人榴红在屏风后进进出出,忙碌的收拾妻子的起居他心里嘀咕了一下,榴红怎么一下子长的水灵了什么时候出落成这样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榴红,快把洗漱水倒了,太太怎么样了”少爷就坐在镜子前的红木雕花凳子上看着石榴走了过来

  “太太还好,只是一下也动不了”榴红丫鬟怯怯的说道

  原来,太太是大户人家的女儿,长的面似银盘,眼如水杏,身材丰满,眉清目秀,当媒人介绍过来,石纯少爷满心欢喜,他们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可好景不长,太太在生产临盆时遭遇难产,胎死腹中,人也不死不活的只有半点气息石少爷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书香雅士,在镇上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商社会长,仗着岳父家的财势,这几年,家里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说实话,他是打心眼的爱他的夫人的只是夫人十年了,就这样只有一丝悠悠的气息,不死不活的躺在床上,他一个青春正好的男人,过着一种苦行僧的禁欲日子,也算做得仁至义尽了也就因为如此,岳父一家对自己格外的关照,才有了财源滚滚如鱼得水的富甲生活

  “榴红姑娘,你今年多大啦我记得你来我家还是一个小丫头,转眼四五年过去了,你有十七了吧”少爷一边搓着他白嫩的手掌一边声色安详地问道

  “少爷,是的”榴红低着头,毕恭毕敬的答道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几年,瘫了的媳妇,石家老太太可没少抱怨,逢人便讲,“这下可咋好我儿这是铁了心要我断后啊”可亲家那边放过话来,再娶可以,但必须娶他家患了癫痫病的二女儿,那个女的长的又胖又丑,发起病来訇然倒地,口吐白沫,把人吓的半死俨然和瘫了姐姐不是一个娘生的说话间,老太太走了进来,身穿绛紫色绸缎褂子,头发梳理的光滑细腻,一看就果敢精明,面色姣好

  “榴儿,你咋站着不动啊快去酒糟掰石榴去,这几天,伙计们都忙不过来呢”老太太厉声的指使着石榴丫鬟石府是石榴堰村最大最富的人家,他们家有着几十亩的石榴园,推积成山的石榴,他们几乎全酿成了石榴酒,在石家老爷祖传秘方的酿造下,他们创办了“梦缘酒业----石榴红”享誉四乡八里远近闻名

  “纯儿啊,你悄悄纳个妾吧,咋得也给娘生个一儿半女,咋样啊”老太太又嘀咕开了老太太看见石榴丫鬟正推开房门往出走,那样子那身姿那眉眼,,老太太看着打心眼的喜欢,老太太心里窃喜:“咋就没想到榴儿”

  “纯儿,你看石榴姑娘咋样”老太太紧紧拉着纯儿坐在床榻上

  “娘,你说什么呢”石少爷虽说是生在富贵家庭,但他是个读书人,他晓得只有两情相悦才能谈婚论嫁

  “这事包在娘身上,你就不用管了”老太太眉色飞舞地走出了儿子的房间少爷愣怔了半天,脸上浮现出淡淡的一缕苦笑

  ……

  “我们做一笔买卖咋样榴红爹你看你家穷的家徒四壁,瞧瞧,这吃的是啥啊”老太太一脚迈进丫鬟榴红篱笆墙茅草屋的家门,看着正蹲在院子里扒拉玉米野菜糊糊的三儿子说道

  “东家奶奶,做啥买卖”榴红爹穿着补丁灰色布衣,刚忙泯灭了烟斗,急切的问道

  “这不,榴红在俺家也四个年头了,你看这几年,我也没亏待你们家,这院子里的小平房还不是我给的钱修盖的吗”老太太一手抿着油光的头发,一手指着院子里一处新盖的小瓦房说道

  “东家奶奶,您老有啥事就直说吧”榴红娘局促不安的催道

  “好!你看你家仨儿子,一个都说不上媳妇,我给你们想了法子,咋样”老太太终于开门见山了

  “啥法子,你尽管说”

  “榴红姑娘这不十七了吗我想让和我家少爷生个孩子,要是生下男孩嘛,就给你家一百两银子,要是丫头,六十两,咋样”

  “什么咋生姑娘家家的,咋生孩子呢”榴红娘一时急了

  “我家的情况,你们也听说了,家里媳妇还没咽气呢,要纳妾也不可以,等榴红怀上娃,我们让她和我们家的烧锅师傅名义上结婚,咋样”老太太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地说道,一口白牙齐整的展露出来

  “你家烧锅师傅那个老光棍快四十了吧”榴红娘一听,心里不免悲伤万分东家的烧锅师傅虽说是烧的一口好酒,四乡八里的,都称得上是个手艺人,可性格粗暴,嗜酒如命,赌博成性,快四十了,连一房媳妇也没张罗上

  “榴儿娘,我看行,榴儿也不小了,也该张罗婆家了,有东家奶奶费心,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榴红爹一看这开出的条件,心里打起了小九九仔细掐算了半天,一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够娶三房媳妇了,这对于打长工的榴红爹来说,实在是喜从天降的事情

  就这样,榴红和少爷石纯之间有了一笔交易这个交易是一手交孩子,一手交钱为了掩人耳目,老太太在偌大的石榴园里修建了一间木屋,让榴姑娘住了进去,少爷石纯终于屈服了他娘,半推半就的走进了榴园的小木屋

  第一晚,榴红姑娘怯懦的卷缩在墙角,她心里那个痛啊爹娘为了给儿子娶媳妇,不惜把姑娘卖了,她怎么想也想不通,娘虽然很不情愿,可终究拗不过爹看着爹数着白花花的三十两银子,脸上那个乐啊,榴红把爹恨的咬牙切齿她怕啊虽然少爷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可一脸的严肃,从来没有见过少爷笑过,榴红心里七上八下的很不是滋味

  一定是少爷进来了,榴红闭着眼睛,抱着双臂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衣襟,嘴唇不断地打着哆嗦她在心里计算着少爷推开门到卧房的距离,近了,近了,近了,她眼泪快要流出来了,怎么办啊

  “榴儿,别怕”少爷石纯脱掉了黑色的礼服,缓缓地蹲下身来

  “少爷,我---我----”榴红眼睛哭的通红,红肿的像园子里的石榴几次要逃走,都被老太太的看护给追了回来

  少爷轻轻的抱起榴儿,轻盈的榴儿嘤嘤的抽泣着,榴儿从来没有认真的审视过少爷,现在心里感觉更是紧张和害怕,他不敢去想,更不敢去看少爷,但是,她嗅到了少爷一股温润的气息,少爷把榴儿很轻柔的放在床上,绚丽红的床畔,上面撒满了红枣花生桂圆栗子,它们被那些婆姨们精心的摆成“早生贵子”的图案,石纯觉得那是多么滑稽可笑,他嘴角扬起一缕自嘲的笑容可恰好被榴儿看得真切,榴儿心里更加的局促不安少爷掀起了红色的被子,给榴儿轻轻的盖好,还掩了掩被角,榴儿还在轻声的抽噎但令榴儿惊异的是,她看到了少爷把另一个枕头拿走了,在屋子里的地板上铺了一张席子,和衣在上面躺下了

  这一夜,相安无事榴儿渐渐的平息了抽泣,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当晨曦的太阳透过茂盛的榴叶洒了进来,榴儿才发现少爷不在了

  白天,榴儿得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回到石府侍候瘫痪的夫人榴儿侍候夫人久了,虽然夫人不说话,眼睛暗淡无神,但善良的榴儿还是觉得夫人太可怜了,石少爷也常来看看夫人,可总是看到夫人憔悴,深深凹下去的眼睛唉声叹气,呆上一溜烟的功夫就推开门走了

  这一天,榴儿没见到少爷进夫人的屋子

  第二个晚上,榴儿故意拖延着时间,不想回榴园的木屋可老太太硬是催促两个酒坊的伙计把榴儿用竹竿轿子抬了进去

  石少爷没有一点声响的继续睡在了地板上的草席子上半夜,榴儿起来,蹑手蹑脚的点亮了油灯,在油灯昏暗的的灯光下,榴儿看到了一张俊秀的成熟脸庞,嘴唇上一缕干净的胡子是那样的清晰,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榴儿忽然春心荡漾,原来,少爷是很俊朗的美男子啊想着想着,榴儿的脸滚烫滚烫的

  榴儿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挨到了天亮天亮了,少爷一声不响的走了出去,沿着榴园蜿蜒石径走回了石府

  第三晚,榴儿忽然有些变得渴望起来了,因为那些明白事理的大婶们悄悄的算过榴儿的例事,掐着指头算计好了一个月只能有三个晚上的时间,若果不能成功受孕,就退后下个月进行这一天,石家老太太故意的在榴儿面前抖落了一块沾着红色印记的白布块,悄声的在榴儿身边说道:“也不是什么雏雀了,成不成的,就看你了”榴儿听了,心里不免打起了咯噔,怎么难道是啊已经为夫多年的石少爷还是给榴儿想办法搪塞了过去,要不怎么交代老太太呢榴儿对石少爷多了几分敬畏

  这一天,榴儿早早的侍候完毕夫人,竟鬼使神差的想早早到榴园里去她没有使唤那些伙计,她一个人走到了榴园,秋日的榴园,景色逶迤,那渐次成熟的石榴沉甸甸的压弯了枝桠,在曲径通幽处,榴儿看到了石少爷,榴儿心里不禁砰砰跳了起来,很显然,少爷也看到了榴儿曼丽的身影少爷顺手摘了一颗熟透的石榴走了过来,“榴红,吃石榴”少爷用力掰开了石榴,那一颗颗密集的玛瑙般的石榴溢了出来,少爷捏起一粒放进了嘴里,一股甘甜在体内惬意的蔓延开来

  “榴儿,你知道吗西汉的时候,有一个叫张骞的人,从西域引进来石榴,宋代诗人杨万里写道 ,雾壳作房珠作骨,水晶为粒玉为浆,说的就是这晶莹的石榴”石少爷对涉世未深的榴儿姑娘说道榴儿姑娘虽说是生在贫寒人家,可从小渴望上学读书,偷偷跑到私塾的墙外学了点字,从小就敬慕那些读书的人

  “少爷,你懂得真多”榴儿羞涩的说道

  “喜欢喝我家的石榴酒吗”石少爷一脸悦色的问道

  “我没喝过”榴红真不知道石榴酒是啥味道

  “走我们去榴园深处的那间酒窖,我让你喝个够醇香馥郁甘甜,可美了”石纯难得的爽朗面容于是,石纯牵着榴儿白皙纤细的手在一片榴果初染火殷红的榴园里穿行,榴儿那长长的发辫在她鼓鼓的胸前荡来荡去他们走进了酒窖,推积成山的酒坛挤满了整个酒窖,沿着木梯走进昏暗的酒窖,一股千年沉香扑鼻而来借着一扇小窗,一轮皎洁的明月洒进了酒窖,忽明忽暗的酒窖多了几分幽静,对着一弯浅月,石纯打开一坛石榴酒,这是一坛三十年陈酿的老酒,清冽的绚紫色的酒浆在坛子里游荡石纯拿出精致的器皿,盛满了这样的经年琼浆,他轻轻的递给榴儿,要榴儿去尝尝,榴儿闭着眼睛,抿了一小口,仔细地品着,用舌尖轻舔着其中的味道,“少爷,怎么这么甜酒不都是辣的吗”“老听人讲,有酿制的女儿红,名传千里,说的是女儿出生的时候,酿就的一坛美酒,等女儿出嫁了,就拿出来给女儿喝,象征着女儿的日子甜甜蜜蜜”石纯在月色朦胧的晚上轻轻的对榴儿无限温柔的说道

  “那少爷,我们家的酒叫什么呢也叫女儿红吗”榴儿天真的扑闪着她纯情的明眸

  “这是老爷酿就的石榴红也是久负盛名的美酒啊榴儿,快喝”榴儿喝的格外滋润,这是榴儿第一次喝酒,榴儿从来没有喝过这么甘冽清甜的美酒,濯体透明,榴儿脸颊上浮起了一阵阵的红晕,犹如九月深秋榴园里刚刚熟透的石榴那夜的月亮真美,静静地倾泻进了榴园,掩映着一颗颗成熟饱满的石榴,在这样美轮美奂的旖旎景色里,石纯禁锢了十年之久的青春 终于在清纯秀雅的榴儿面前释放了,他看着月色里如此美丽清纯的榴儿,看着她丰满的胸部玲珑曲线,他掩埋了多年的男子 迅速的膨胀起来,他紧紧的抱住了榴儿,疯狂地吻着这位迷人的少女虽然,他还谈不上爱她,但是,他压抑的实在太久了那岩浆般的积液一如甘冽的琼浆汹涌而出,年轻的榴儿起先有些懵懂,但在对方轻柔的曼妙的抚摸和爱抚中,渐入佳境,他们吮吸着对方,一次又一次,身边沉香的酒坛在他们剧烈的颤动中汩汩而出,那殷红的石榴酒浸润了脚下湿漉漉的泥土……

  “太太,榴红姑娘,她有了”快嘴的张妈在检查了榴儿的例事日子之后,笑足颜开的在老太太面前诡秘的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老太太不禁喜上眉头“这下,石家可有后了”

  “张妈,你去给烧锅师傅冷万泉提亲去快快快就按我说的去做”老太太又和了张妈嘀咕了半天

  事情是这样的,冷万泉是石府酒坊的师傅,就是好赌,快四十了,还是光棍一条,如今如花似玉的榴儿嫁给他,他高兴的快要发疯了但他哪里知道,他一开始就被戴上绿帽子啊可他也不想想,天上怎么会掉馅饼呢

  共 7 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了一位叫榴红的姑娘,她是一位大户人家的丫鬟,因为少爷的夫人难产,从此瘫痪在床石家老太太为了延续烟火,但有迫于少爷岳丈家的势力,不能纳妾,只好以交易的方式,让榴红为石家生子榴红为了自己那个家,忍辱负重,答应了为石少爷生了儿子,她也和自己的“丈夫”,以前石家的酿酒师傅冷万泉离开了石家但冷万泉好酒好赌,也对榴红动不动就拳打脚踢而很有心计的榴红偷偷地学着酿酒的方法,而且,终于如愿以偿冷万泉一次冲动的行为,让石少爷的家葬身火海,而石少爷拉着榴红和儿子侥幸逃脱榴红早就对石纯心生爱意,石纯也心有所属,他们,历经磨难,终于走到了一起,令人欣慰小说是一曲女性的颂歌,也是对封建思想的一个有力的回击,而在这样的过程中,也彰显着爱情的伟大石家所酿造的石榴红酒,也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石纯和榴红,走在一起,不易,他们的爱情,更不易,但有这香甜的石榴红酒,他们的明天将会更加香甜,醉了人生,美了生活很不错的小说,推荐赏阅——责编:哪里天涯【江山部·精品推荐 5】

  1楼文友: 15:2 :18 问好云之恋,感谢赐稿,祝创作愉快

  2楼文友: 15:24:1 很感人的小说,这是一曲女性的颂歌,爱情的传奇欣赏了,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2楼文友: 19:11:57 图片上的背影很吸引人,欣赏那哥的精美点评,让我感动让我欢喜

  4楼文友: 01: 4:26 问好云之恋,感谢对江南的支持,江南有你更加精彩

  6楼文友:- 0 20: 2:18 欣赏一篇曲折的爱情故事欣赏作者的巧妙构思,问好作者

儿童哪种补钙的品牌好
轻度脑梗死药物治疗可以选通心络吗
脑梗死常用中药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