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春资讯网 > 历史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六十五章 酒色财气!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3:13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六十五章 酒色财气!

孙长宁心中微微一震,没想到这两人能量还不小,中央军区大院,那可不是一般人能住的地方,看来董朝峰和范袁明的背景都是不得了的。

他两人年纪并不大,二十出头几年,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

吴青山的身份也并不小,起码对于孙长宁来说是这样。

因为比武,整个军区为了争取出线名额自然明争暗斗,总而言之高手一定要请到,那没有高手指点的就要吃亏,战场之上无兄弟,倒也是这个理。

孙长宁点点头:“你说的近期,大约是多久?”

吴青山心中一动,暗道这有戏啊,于是直接说了:“大约是六个月之内,现在所有部队都在按照战时的程序来训练,从其中挑选尖子组成训练连,半年的集训是必要的。”

孙长宁当时就一愣,无言道:“半年还算近期?”

吴青山盯了盯孙长宁:“小师傅这就不懂了,半年已经算近期了,这时间太短了,甚至许多科目还来不及磨合,你要知道,我们在训练,别人也在训练,进步不是一家在进步,半年的时间,真的一晃就过去了,并不长久的。”

“像是参加什么国际级的比赛

,那都要提前一年甚至两年进行集训,半年,可以说就是在临阵磨枪啊。”

吴青山摇摇头,孙长宁听得有些不解,但总而言之是明白了,对于吴青山来说,半年也许真的很紧张,并不足以进行最好的调整。

孙长宁想了想,对吴青山道:“我要考虑一下......当然您要是找到更好的高手那再好不过了,我的技巧在更厉害的人面前,不值一提。”

吴青山眼中闪过光彩,对孙长宁点头:“那小师傅好好考虑,这一次的训练,如果小师傅愿意来,那报酬肯定很丰厚。”

孙长宁听这话哈哈一笑:“练拳的人只对武功感兴趣,如果说金钱什么的,相信您也应该知道,我在国术馆内当教头,一个月是五万,对于我个人来说,真的已经足够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钱不是好拿的,如果说您不是给金钱的话,那难道要拿一本拳谱出来吗?”

吴青山有些尴尬,他当然不可能拿出一本拳谱,这就是没有的东西,就算去求,别人也不会给他的,而如果说凭个人关系,弄到还是可以弄到,但其中过程可能十分波折。

孙长宁摇摇头:“酒是穿肠的毒药,色是刮骨的钢刀;财是下山的猛虎,气是惹祸的根苗。”

吴山青沉默,过好一会才开口,目光之中有些神采:“小师傅这话不能如此讲,酒色可以不沾,但财和气在如今,是不能不要的。”

“就算是道门中人,也讲究一个法侣财地,何况练武的人呢?拳终究不能当饭吃,而在现代这个社会,钱可通神啊。”

“还有这气,人立在天地之中,全凭的就是一口气,这一口气争的是意,是正,是恶,总而言之都是一道念头,没有这个,人就不算人了。”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我以为练拳的人应该都是这样的。”

吴山青话语说着,孙长宁摇摇头:“您这是在激我,然而并没有用,我是道派的武人,不是两句话就能说动我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钱可通神,这似乎不应该从你嘴里说出来。”

孙长宁盯着对方,吴山青很坦然:“没有什么应不应该的,信仰是信仰,现实是现实,不能把现实信仰混为一谈,那是在做梦。”

他很坦荡,孙长宁笑了笑:“我会认真考虑,当然前面我说的,如果找到更好的拳师,那当然最好。”

吴山青哈哈一笑:“好,那么我会认真考虑小师傅的报酬问题,至于更好的拳师,我想,暂时可能找不到了吧。”

“那我就不打搅你了,这就走,等着小师傅给我带好消息。”

吴山青留下了号码,随后和吴岚打了声招呼,骑上单车就走了,孙长宁看着他远去,对吴岚道:“你爸还骑自行车,难道是一路和你骑过来的?”

“当然不是,不过他说要郑重对待你,让车停在你们小区一公里之外了。”

吴岚翻了个白眼:“就是喜欢作秀。”

这丫头专门揭短,实在是坑爹的一把好手,孙长宁笑了笑:“也不能这么说,起码我已经看到他的诚意了。”

“看来这几日你在家里有练习,不然你爸不会问你我的事情。”

家人问了不好不说,而且吴山青也练过一点把式,自然知道其中的关窍,吴岚站的怎么样,他一下就看出来了,自然追问。

吴岚倒是有些诧异:“你猜的真准,确实是这样的,他问了我也瞒不住,就招了呗。”

孙长宁摇摇头:“你这算是背叛革命啊,这么容易就把我招出去了,看来以后要是组队千万不能和你一起,包括打游戏,指不定你就把我卖了。”

“我是那种人吗!”

吴岚顿时不满了,但是表面上她看起来大咧咧,实际上心思还是有些细腻的,她在见到孙长宁没有表现出不满后,便开始以原本的方式来交流,而且看上去是坑爹,实际上是坦诚相见,这样能最大限度博取对方的好感。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该瞒要满,而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不该瞒就要坦然。

孙长宁当然也感觉到了一点,所以才最先说话。

“吴岚也是粗中有细啊,怕我生气所以才坦荡交代,他父亲也是同样的人,不愧是能执掌一方军权的,虽然可能只是个地方武装。”

孙长宁这样想了,对吴岚道:“你父亲是省军区的?”

“哈,你想的也太小了!”

吴岚摆摆手:“他可是集团军的,至于哪个部队么,这可是机密,不能说的。”

孙长宁点点头,不再过问,看了看吴岚,道:“那我不说了,好,继续站桩吧,今天结束,明天还有一天,我对你的答谢也就结束了。”

吴岚撇撇嘴:“真是无情。”

孝感性病
达州白癜病医院
泸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孝感性病医院
达州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